由于外挂过强导致机体崩坏,以及副作用爆发,在双重威胁面前,戈浅的大脑启动应急保护措施,阻断他的意识,所以戈浅最后的记忆,被定格在自己宛若无骨地倒在占洋怀里那一幕。

当戈浅的意识终于穿透重重的黑暗与障碍,与自己的身体相接轨时,他已经脱离战场,正躺在占洋为他精心布置过的家中的双人床上。没有血腥味、没有惨叫与哀嚎、没有四伏的危机、没有窒息的绝望。这里是家里,这里是安全的,这个认知让戈浅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

当精神放松下来,戈浅立刻打了个战栗,原因无它,失去意识前那折磨得他难以承受的痛苦,实在让他记忆犹新终身难忘——血液仿佛装上了高压泵,在血管内急速奔腾,过量的能量被红细胞运输到每块肌肉上,肌肉挤压着膨胀着几乎快要爆炸,又沉重僵硬得如同铁块,这些被赋予了强大能量的沉重铁块,又源源不断地向外释放着风压能量。

在对海怪们放大招时,戈浅的意识还在,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几乎被极度膨胀的肌肉向内挤压,几乎要被揉碎;身上的骨架也承受不住比铁还要沉重的肌肉,不堪重负地发出嘎吱嘎吱的悲鸣。

戈浅还以为这已经是外挂副作用的极限了,谁知当外挂的加持撤去,戈浅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身体便瞬间造反。疼痛不但没有消去,反而因为庞大能量对机体的麻痹效果消失,疼痛和疲惫便十倍反扑向戈浅。更为要命的是,修炼的副作用在这节骨眼爆发,戈浅压根就无法找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这种痛苦与痛苦的叠加。

如今戈浅醒来,那种无法言说的痛苦仍烙印在他的大脑中,让他心有余悸。

戈浅闭着眼花了三秒钟做心理建设,做好心理准备去承受身体遭受重创的后遗症,他甚至还设想了一下,要是他当时被本能驱使着和占洋来了一发,他该用怎么样的表情来面对占洋才比较自然。

三秒过后,戈浅才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按道理说,那种身体机能几乎全毁的疼痛,绝对比他见过的最顽固的老头还要顽固,哪怕他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这种疼痛也不可能轻易消失。可事实偏偏和戈浅的认知完全相反,戈浅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五脏六腑暖洋洋的,四肢百骸也充满了力量。他现在的状态,比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的任何时候都要好。

面对如此匪夷所思的状况,戈浅再也躺不住了,他边在脑海中大声呼唤着老虎机,边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兴匆匆地想要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

当视野拔高,戈浅一眼就看到守在他床边睡得死沉的占洋,在这一刻,戈浅内心如同欢呼般的对老虎机的呼唤,以及爬上嘴角的兴奋笑意,全都瞬间凝固起来。

占洋身上穿着基地发配的高阶异能者制服,在床边席地而坐,他侧枕着手臂趴在床沿,呼吸绵长,睡得死沉死沉的。

无论是谁,在末世之中,都练就了秒睡且只要听到一点动静就立刻清醒的本事。戈浅因为身体大好而过度兴奋,他起身的动作非常夸张,床板都被他这么一蹦而发出抗议的吱呀声。偏偏在这么大动静之下,占洋依旧睡得雷打不动,不难想象,在戈浅昏迷的这段时间,占洋到底积累了多少疲惫……

戈浅随即注意到的,不是占洋眼底的青黑,而是他与占洋紧紧相握的手。

在戈浅还没被坑进这个游戏世界之前,戈浅曾和占洋拍过一个广告。那个广告的东家是法国一家走高端路线的珠宝首饰公司,他们首次进入中国市场,想要以一款情侣钻戒为主打拍摄系列广告,打响征程的第一炮。

珠宝公司对中国市场很重视,所以对广告的质量要求很严苛,接下这单生意的广告商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东家的高标准要求了。但广告商怎么没想到,他们所安排好的工作,全都卡在了选择广告形象代言人的第一关上。他们前前后后反反复复,找了许多对男女,有明星也有专业模特,还有非业内人士,可是全都被东家推了回来。

广告商被折腾得焦头烂额,最后想出一个不算是办法的办法来,因为东家对广告代言人的手要求特别高,他们干脆就拍了许多黑底手背手心摊平的照片,这些未经过任何加工的照片交给东家派来监督广告拍摄的工作人员手中,让他们自己来选。

还真别说,这个没什么水准的方法,还真让代言人顺利敲定下来——

男代言人是当时迅速蹿红的新生艺人占洋,女代言人是一姐梁雪,还有不露面不挂名的第三人,戈浅。

明明是情侣对戒,戈浅这个第三人显得实在诡异。这种诡异的局面,是那些照片惹的祸。东家的工作人员的确选出了合适的两双手,可这两双手并非分别从男手、女手两个相册中选出来的,而是全从男手相册中选出来的,一个是占洋,另一个是戈浅。

按照天朝的文化管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